中国加密矿工清退命运尘埃落定

界面新闻 2022-05-13

记者 | 司林威

中国加密货币矿工的命运已尘埃落地。

6月19日晚间,四川省关于加密货币矿场清退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四面楚歌的中国矿工们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一则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画面显示,一排排的挖矿机器散发着红绿光芒,但运维人员和矿场管理人员却划分好领域,依次将每排机器进行关机停电。

这则只有几秒钟的视频昨夜在中国加密货币矿工中不断传播,对于绝大数普通人来说,这则视频没什么特殊,也不代表着什么。但对于 “逐电而居”的中国比特币矿工们来说,视频里播放的是他们的“行刑现场”。

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池之一的F2Pool创始人毛世行在社交媒体上称:“矿工发来的视频看的非常扎心,一个时代的几位数,也许是另一个序章。”

监管态度明确,火电水电一视同仁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能源局面向各州市人民政府、国网四川省电力企业、省能投集团、中央在川发电企业、省属国有发电企业,发布《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

通知表示,将“打击比特币挖矿行为”,其中提到,将于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纳入国家发改委日报监测管理,重点监测其用电情况。

同时,通知还表示,做好全面清理排查。全省立即开展拉网式排查,发现疑似项目立即关停,6月25日前完成。严禁以任何名义批复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四川加密货币矿场正在大规模清退,由于可以监控电力消耗数据,矿场和矿工们没有任何‘法外空间’。甚至有内部文件已列出几十个电厂名单,包括涉嫌给矿场输电的公司”,一位加密货币挖矿从业人员深夜向界面新闻确认。

明确且坚定的监管态度,让矿工心中“火电”与“水电”有别的心态完全破灭。

自内蒙古率先开启“虚拟货币挖矿”清退之后,青海、新疆两省份也在近日出台了相关文件,6月9日,青海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下发《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并对有关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开展清理整顿。

同日,新疆昌吉州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也发布《关于立即对虚拟货币挖矿行为企业进行停产整顿的通知》。通知中表示,从事虚拟“挖矿”的企业须于6月9日14时前全部停产整顿,并将企业停产整顿情况报至昌吉州发改委。

密集的监管节奏下,矿工的心理压力不断逼近极限,全球算力最集中也是中国比特币挖矿的核心地区四川,是矿工们最后的藏身处。

和新疆内蒙使用火电不同,这里的矿场大多位于消纳园区,使用的是偏远山区富余的水电资源,除了为地方政府带去一定的财政收入外,每一家矿场的建设落地与日常运转都要和当地的实体经济产生密切联系。

此前6月2日四川省关于调研“虚拟货币挖矿”的座谈会召开后,矿工们还希望这些“有利因素”能让水电挖矿区的监管态度有所不一。但四川省同样严厉的监管政策让中国加密货币矿工的心理防线直接崩塌。

矿工悲伤,出走海外

清退开始,国内已无处可逃的矿工和从业者们的悲伤情绪蔓延。

币信钱包联合创始人熊越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看了些矿场关电源和矿工买醉的视频,有些扎心。”

原比特时代副总裁薄荷37度称:“四川800万负荷,今晚0点,集体关闭,矿工最惨烈最壮观的一幕要发生。”

上游的矿机厂商和规模化的矿场已押注海外市场。这些带有“原罪”的机器将从中国陆续转移至国外。

6月19日下午,比特币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在四川成都举办行业交流会,除了发布新品,还打出“抱团取暖,拒绝恶性竞争”的标语。现场参会的矿工透露,海外挖矿业务成了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

国内某矿池也向界面新闻确认:目前客户及业务主体已基本转为海外客户和海外矿场,北美、欧洲、中亚各地都有提前布局,国内业务占比已迅速下降。

另一边,一些对挖矿监管相对宽松的地区伸出了橄榄枝。

巴比特报道,哈萨克斯坦AIFC(阿斯塔国际金融中心)投资部副主任Arman Batayev表示:“哈萨克斯坦可提供合规的法律保护和低廉的电价成本。中国的中小型矿工可以和该国企业合作,将矿机发往哈萨克斯坦进行托管。”

算力下降,显卡价格降温

“清退”加密货币挖矿的大局已定,但产生的深远影响还需要时间反应。

BTC.com数据显示,比特币全网挖矿难度预计下次调整将会下降10.58%,这代表着参与挖矿的机器正在减少,海外还在运转的矿机将会获得更多收益。而比特币全网算力也将持续下降,来自中国的蚂蚁矿池24小时算力下跌28.8%。

同时,6月19日晚到20日凌晨,比特币区块出块时间间隔超过一小时,而正常时间为10分钟,长时间不出区块会严重威胁比特币网络安全。这正与四川比特币矿机连夜清退有关。

一位加密货币矿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从长远来看,比特币算力分布在全球将更加多元化,更符合比特币设立时的初衷,后续中国可能会出现一些极小规模的家庭式矿工。而部分清退的用于以太坊挖矿的显卡设备将会流向市场。”

6月20日早间,《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深圳华强北显卡市场价格开始降温,英伟达RTX3070和RTX3080都有数千元的降幅。

奇妙资本创始人薄荷对界面新闻表示:“加密货币矿业已完成去中国化。”作为中国比特币社区最早的成员之一,她曾在采访中多次表示,这部分算力将会被北美和中亚接管。

2011年,国内的一些计算机极客开始使用个人设备参与比特币挖矿,随着其价格的飙升,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比特币矿工”概念出现,并呈现于专业化、规模化、金融化的特征。

这些矿工们来自五湖四海,大多都是跑生意的人。和热衷于“炒作”的散户不同,最初矿工们对于比特币并无具体的认知,就像西部淘金的牛仔,金子是什么不重要,能卖钱就行。

很长时间内,他们扮演的是市场上最大的卖方。由于处于灰色地带和收益波动,大多数文化程度不高的矿工只关心币价和电费,不曾发出过什么声音。

但十多年过去,他们的命运已和这种不受监管欢迎的加密货币牢牢绑定。在中国,他们和视频里那些已经停止运转的机器一起,将成为历史和过去式。

免责声明:世链矿业网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矿业网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分享文章:

  • 微信扫一扫
    中国加密矿工清退命运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