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链得得APP 2022-05-13

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链得独家专题】

酒馆:年关谈矿业江湖

链得得(

主持人:

内容合作伙伴李非凡 链

对话嘉宾:

神马矿机副总经理张文成

李学健 Rawpool矿池创始人&CEO

韩冰 dpool 龙池伙伴

以下是链得App对话实录整理:

主持人(李非凡):过去一年哪种数字货币的收入占最大比例?

张文成:我们神马矿机擅长ASIC芯片采矿,所以对我们来说,2018年我们做了两种产品,一种是BTC的矿机M10。BTC矿机,ASIC芯片应该占我们2018年收入的最高比例。

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张文成,神马矿机副总经理

未来,我们主要坚持比特币的发展,这可以突出我们的技术能力。当然,如果我们投资小货币,除非有大型机构与我们合作,否则我们会相对谨慎。由于采矿机械公司的风险主要是芯片设计流片,如果我们投资太多,很可能一次流片失败,损失将达到数千万元。因此,我们对小货币相对谨慎。

因为我们Rawpool这可能和其他矿池有点不同。当我们第一次进入时,我们实际上有更大的自己的计算能力进入,所以我们对货币的选择会有一点不同,但也有几种,BTC、BCH、还有BCH SV。我们去年在BCH我记得上半年了很多投资,其实我记得BCH收入也挺好的。

18年9月,我们也BCH世界上最大的矿池,然后在各方之间做了很多连接,试图理解分叉意味着什么。

从我们现在的角度来看,其实和我们当时的猜测差不多。首先,价格肯定会暴跌。这是一种共识分裂。那时候一定要避险,因为在分叉的战场上,其实是战争,战争中的每个人都不是为了收入。我们还没有做其他算法的小货币。目前主要集中在BTC、BCH还有这个BCH SV上。

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现场图片

因此,我认为回顾2018年,对我们来说,最大的事件应该是BCH分叉。我们仍然认为数字货币的信念对我们来说仍然是客观的。如果信仰随着价值的波动而改变,那就不是信仰了。特别是当我们从事矿业时,我们投资真正的钱是一件更长的周期和更高的风险,所以这真的是一群有信仰的人。

当然,在未来,我们将积极看到各方的进一步进展,并抓住机遇点。有些机会逻辑,如果我们想清楚,我们就会这样做。但每个人都更加谨慎。我们现在也试图在市场上找到这个信号或逻辑。总的来说,BCH分叉对我们影响很大,但也在控制范围内。

韩冰:我们也做矿池,然后从前年开始,我们用自己的计算能力建立了矿池,主要是做BTC。当我们在2017年底进入市场时,这是一个大牛市。现在相当于经历了牛市和熊市转型的全周期。在此期间,每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对于矿工来说,散户投资者很少。对我们来说,18年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学习阶段,以便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城市,因为熊市周期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2018年,为了更好地应对这个寒冷的冬天,我们积累了资源。

主持人(李飞凡):现在有很多小货币的采矿成本高于其货币价格。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这些小货币会面临消失的情况,缺乏市场供应和交易价值吗?

韩冰:这取决于哪种小货币。如果挖掘的人少,难度可能会降低。此时,如果挖掘,收入可能会增加。如果挖掘的人多,收入可能会下降。事实上,对于矿工来说,我们总能找到一个平衡点。最后,每个小品种的收入都是相对平衡的。不会说有暴利的小货币,或者没有收入的小货币,实际上都被矿工抹去了。

要说小货币,可能更多的是一些新的显卡货币,Grin事实上,我很乐观,但为什么不呢?事实上,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因为它不是我擅长的货币,或者现在可能会这样做。显卡用户和ASIC用户可能不是一群人。我们不是特别擅长这个领域,但这种货币确实很有潜力。在寒冷的冬天,就是在这个市场上,可以有这么高的水平

李学健:Grin很多人都向我推荐过,然后很多人也建议我们的矿池应该跟进并这样做。首先,我认为从个人兴趣的角度来看,也许我个人会参与其中。但就矿池本身而言,我认为这与我们的发展理念有点不同。我们并不排斥小货币,但我们希望这些小货币有投资逻辑。也就是说,我选择做一个小货币。事实上,这是对这个小货币的一种投资。有了这些研发成本,包括我是否有机会赢得矿池的角色,这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矿池已经支持这种热钱,这不一定是企业中最好的企业。也许个人可能会参与其中。但在未来,我认为仍然会有这样一个小货币的机会,我们将继续联系。我们希望成为第一个支持货币的矿池,这是矿池中最大的红利,我们也在寻找这样的机会。但如果货币本身不够热,你是第一个,可能没用,所以它的本质是一个好项目的投资逻辑。

张文成:我以前在通信行业工作过。我对包括数字资产在内的金融并不特别熟悉,但最近我听到了很多。Grin这件事突然在朋友圈里爆炸了。以我的肤浅理解,这种小货币有点像股市中的新股。在股市的熊市中,玩新股也可以赚钱。我们看到一群人,在股市中,不要炒股票玩新股,玩后跑。

这种情况可能存在于一些小货币中。有些矿工或投资者只是跑完了。当然,他的新股不同于股市。他必须玩一段时间。

事实上,我们也在讨论是否在我们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做一些新的事情GPU研发。我们也在内部讨论,但没有明确的结论。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支持ASIC,因为效率会更高,如果某种货币发展到一定程度,还是希望有的ASIC来支持的。

另一种声音是做一些更灵活的事情。GPU显然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这也是我们矿业机械公司自己看到的一件事。如果是小货币,主要看矿工支持多少,后面支持多少。如果支持得好,就会活得更好。没有很多矿工支持,没有资金支持,很可能活不下去。

李非凡于矿池来说,我们能在未来的哪些方向上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或突破点?

韩冰:矿池现在基本都是靠手续费盈利的,然后矿池手续费可能只能说是勉强维持。如果你说一个新的利润点,你可能需要寻求一些新的合作机会,比如钱包或者贷款,或者你可以和一些量化团队结合起来,其他的可能是一些矿山合作和矿山机械制造商。尽量有一些不同领域的探索,相当于开辟整个生态的上下游,有一些完整的一站式服务。

李非凡:这样需要增加摊销成本,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成本。所有的矿池都适合这样做吗?

韩冰:据我所知,我们谈到了一些钱包贷款的合作。他们可能会担心有一天他们可能做不到,因为用户不信任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实力。然而,矿池是一种实体经济。它不会运行。每天的货币都是从矿池中生产出来的。把货币留在矿池里也很放心。矿池可以增加这些存量货币的价值,并为他提供一些额外的货币生货币服务,这是矿工的自然优势。这相当于振兴货币。

李学健:我同意韩先生的观点。事实上,矿池行业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每个人的利益相对较薄,存在波动风险。因此,就整个行业而言,在我们看来,未来大约有两个方向。我认为这是可以探索的。第一条路是金融化的方向。我们已经开辟了各种实现渠道。目前,我们也有一个完整的布局。我们认为内部开放应该是最好的,效率最高,信任度最高。这是一个叫做金融的方向。

矿池出路:大部分矿池只靠手续费维持收入,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Rawpool矿池创始人 李学健

另外一个方向,其实是这个大家这个整个行业都缺的东西,就是我们需要有外部资金,需要不停的输血到里面。这个方向也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希望吸引新的对矿业感兴趣的投资人。对于他们来讲,可能看到的是已经错过了那个最暴利红利期了。但对于很多传统实业的钱,其实你跟他讲一个一年两年回本的一个逻辑,也是蛮有诱惑力的。我们找投资人的这个群体也在发生变化。这个方向我觉得是最解渴的方向,这就像我们拉算力,你扶着他入场的这批算力,不但好拉,而且还紧紧的跟你捆绑在一起,你可以带他入场,并帮助他做一些事情。

因此,一个金融化的方向,一个是整个矿业服务的方向,使所谓的企业矿工,整个产业链的方向。这是我们正在尝试的一个很大的逻辑。

张文成:找爸爸肯定不容易。事实上,我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这个行业了,所以有些想法可能还没有改变。那么我也可能想向下联合矿山向上联合矿池,整合为资本服务。

我希望为感兴趣的投资者提供服务,扩大我们的业务服务。我仍然建议尝试一些机会,结合我们自己的技术优势和一些传统行业,在一个稍微传统的行业中寻找一些机会。

例如,矿山可以投资一些数据中心吗?当然,这取决于他们应该有相应的技术实力和业务;另一个例子是为智能城市、智能交通、监控等提供一些数据服务。

李非凡:张总抛砖引玉,这样向传统产业转型的路径,作为矿池,有现实的可能吗?

韩冰:现在很多人也在商业上使用链技术,也支持它PoW如果是这样,他们也可能投资矿业。做量化和投资理财的人可能会投资一些矿山和矿机,这可能比传统的收入更高。

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

dpool 韩冰,龙池合伙人

李学健:目前,我们还没有观察到这样一个明确的机会。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可以在其中做出贡献。相反,在基于比特币的公共链中,包括分叉链,未来仍有许多变化,许多事情值得尝试。

主持人(李非凡):如何评估数字资产?

张文成:这有点悖论。数字货币本来就是货币,但最后还是要折合成发币计算,最后还是要套现。反正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明白。

李学健:数字资产的定价可能有几个想法。事实上,我没有公式。我认为第一个想法是,这种资产被广泛认可甚至广泛使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为什么我们所谓的大货币和小货币很小?小货币没有大货币有更高的想象力。这是一个基于用户数量的方向。

二是链是链的商业价值。比如有的链条承载跨境转账,有的像以太坊,可以基于它构建Token世界。也许还有一种用户活动,但活动基本上与用户规模有关。

所以我认为现在很难计算数字货币的估值,包括我们谈论投资,事实是有多少人在使用它。

韩冰:首先,比特币的价值一直是一个问题。在我看来,比特币的价值,实际上相当于投资者的价值,愿意花多少钱买,最终交易的价值是比特币的价值,但价值可能一直在波动,如果投资者不乐观,价值可能会降低,如果每个人都乐观,价格可能会上涨,所以价值很难衡量。当我真的想把它作为一种资产使用时,它能值多少钱?或者看看市场的认可,即共识。

主持人(李非凡):在寒冷的冬天有多少步骤,或者有多少方面可以决定矿石是否能出来,是否能更好地脱颖而出?有什么方法?

韩冰:在我看来,事实上,矿池相当于一个服务业。如何更好地为矿工服务,为矿工带来更好的体验,带来更高的收入和更亲密的服务,可以优化升级。

在产品体验方面,他可以做他想要的,也就是说,他需要所有的功能,没有他不需要的。矿池完全是一个部分服务行业,以提高服务效率和产品体验。

李学健:正如韩先生刚才所说,这种竞争在早期并不广泛。每个人都做得很好。事实上,另一个角度是,我们可以从矿工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他为什么要采矿?除了我们的利率,他是否有更好的投资组合来帮助他获得更高的回报?

在我们看来,这条链可以做得更长,大客户服务更长,这可能是矿池本身提高竞争力的一种手段。

张文成:让我谈谈我自己的矿机。我认为矿机的销售相对简单。它可能由技术和成本驱动。这是卖点。核心卖点是技术好,销售便宜,供不应求。

但将来可能不会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未来将会有集中的趋势,这些集中的客户将成为大客户。

如果是这样的大客户,他可能会分为几种类型,一种是传统的大矿工,在寒冷的冬天生存,另一种可能是大资本。

大资本方可能不想挑细节。那么我的能力应该体现在整合资源上。矿产资源、矿池资源,甚至后端的量化资源,都需要提供全面的客户。

主持人(李非凡):正如李总刚才提到的,去年对你来说大的关键词之一就是分叉。BCH无论是最近以太坊升级带来的区块奖励减少,分叉会有明显的分流还是收入下降?

李学健:对于挖掘以太显卡矿机,肯定会有风险规避措施。货币价格可能会上涨或下跌,但他们可以选择不参与,这可能会放弃超额回报,但也可以避免这段时间的风险。等到它稳定下来,然后再做出选择。因为这种开采的开关成本仍然很低,我认为这可能是大多数理性矿工最直观的选择。

韩冰:以太坊的分叉对矿工影响不大。对于矿工来说,这个价值是由市场决定的。也许如果我现在减产了,货币价格还是一样的,我可能会换另一种货币去玩。如果挖的人少,难度会降低。虽然看起来减产了,但实际上我付出了更多的货币,补贴终于回来了。分叉可能改变不了矿区,也不会有明显的变化。(本文独家启动链获得App)

免责声明:世链矿业网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世链矿业网无关。如文章、图片、音频或视频出现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请提供相关材料,发送到:2785592653@qq.com。

风险提示: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分享文章:

  • 微信扫一扫
    论矿池出路:大多矿池仅靠手续费维持收益,“金融化”升级是趋势